Velania🇨🇳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真人版狼人杀在线密室逃脱第一季《戈耳工梦魇》第三集【完结】
《哈利·æ³¢ç‰¹ã€‹èƒŒæ™¯
狼人:本人
女巫: @Lucie
平民:不玩lof
灵感来源:见第一集
P.S.因为昨天人不舒服就没有发,抱歉了_(:з」∠)_

真人版狼人杀在线密室逃脱第一季《戈耳工梦魇》第二集
《哈利·æ³¢ç‰¹ã€‹èƒŒæ™¯
狼人:本人
女巫 :@Lucie
平民:不玩lof
灵感来源:见第一集
P.S.画风开始逐渐沙雕,本集没啥剧情主要是沙雕+胡言乱语花痴,顺便狼人拼命拉回话题心真的好累_(:з」∠)_

真人版狼人杀在线密室逃脱第一季《戈耳工梦魇》第一集
《哈利·æ³¢ç‰¹ã€‹èƒŒæ™¯
狼人:本人
女巫: @Lucie
平民:不玩lof
灵感来源:网上一个大神做的在线密室逃脱微信版ABC那个
第二集:
http://pearlsuger.lofter.com/post/1fbf997c_1c5d2475a

盖勒特往事(GGAD)5-7

【刚刚发现去年暑假我只写到了10...不管了先发完有的再说叭...】

5.盖勒特讨厌阿不福斯,因为他总爱在自己和阿不思约会(大雾)的时候,急匆匆地跑来,满脸通红地指责阿不思扔下了阿利安娜。所以盖勒特决定给阿不福斯一点教训。他在阿不福斯不注意时,让他喝下了掺了羊毛的迷情剂。然后牵着他心爱的阿尔的手坐在河边,愉快地看着阿不福斯抱着自己的山羊深情告白。

6.阿不思知道盖勒特给自己的弟弟下迷情剂后,板着脸让弟弟喝下解药,然后把房门重重地关上。第二天当盖勒特收到了阿不思退回来的信件时,他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然而这次的冷战并没有持续很久。当阿不思冷着脸打开房门,看到站在门口的盖勒特时(他的挂着傻兮兮的笑容的脸上满是奶油,手里还端着一个大大的巧克力蛋糕),他终于还是大笑起来。

7.阿利安娜在一般情况下是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尽管盖勒特不是很喜欢(也不讨厌)这个一直用微妙的目光看着自己和阿不思的小女孩,但他也不得不承认阿利安娜真的很可爱。然而,当他发现自己和阿不思的亲密计划,总是被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草丛中冒出来的阿利安娜打断时,他终于察觉了阿利安娜可爱外表下的“不良居心”——显然,她并不喜欢自己温文尔雅的大哥和这个德国佬在一起。从那天起,盖勒特心中“黑名单”的榜首,赫然写着这个可爱小姑娘的名字——连阿不福斯,都要屈居在她之后一位了。


盖勒特往事(GGAD)1-4

【片段式文字,很早以前写的蛮发上来试试?】

1.盖勒特被德姆斯特朗开除后,他爸爸想把他丢到英国的姑婆家“历练”。盖勒特严肃地拒绝了他爸爸,扬言要离家出走。直到远在戈德里克山谷的姑婆寄来了山谷的风景照,在照片的角落有一个红发少年的模糊侧颜。盖勒特看到后,心突地一动。几天后,盖勒特收拾好行李,在爸爸欣慰的目光中,踏上了英国的土地。

2.盖勒特第一次遇见阿不思,是在七月初的一个下午。那天,盖勒特在集市上撞到了邓布利多家的小妹妹,与护妹心切阿不福斯打了一架。后来,阿不思急匆匆地赶来把鼻青脸肿的两人分开,然后充满歉意而又无奈地向盖勒特道歉。盖勒特不记得他说了什么,只记得红发少年那温和清润的嗓音伴着初夏的暖风,回绕在他的耳畔。

3.两人熟识后,盖勒特曾开玩笑一样地剪下了阿不思的一缕头发,在阿不思无奈而又宠溺(大雾)的目光下,与自己的一缕金发一起放在一个小小的龙皮袋里。很多年后,当昔日的金发少年变成了白发老翁,在纽蒙迦德的高塔上徒劳地追忆曾经的疯狂岁月时,只有胸口那交织的金发红发,与他在茫茫岁月中一起枯萎。

4.阿不思爱吃甜食,盖勒特不爱吃甜食。但他却可以面不改色的吃下阿不思做的甜腻的草莓蛋糕,然后回给阿不思一个大大的笑脸——尽管他已经因为吃多了阿不思的独家甜品而长了蛀牙。


塌了好几次,终于用多米诺骨牌拼出了Kingsman的标志!!!

CONFESSION

CONFESSION

(詹莉逝世37周年纪念文)

【In the years that you leave, I am always at confessional.】

银白色的月光悄悄涂满屋顶上灰黑色的粗糙瓦片,已经铺满薄雪的街道上,孩子们穿着自己准备了一年的“礼服”,捧着巨大的南瓜灯——那是孩子们央着父母用家里最大的南瓜制成的。他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大声嬉闹着,在毯子般的积雪上踩出一个个奇形怪状的脚印,绕过四处林立着的路灯,扑到各家各户的小木门上大力拍打着,只等着大人不耐地拉开门,再一齐大吼一声:

“Trick or treat!!!”

今年万圣节前夜的高锥客山谷,与往年似乎没有什么不同。除了街上莫名多了一条象征“不详”的大黑狗四处游荡。但人们大多也只是厌恶地瞥一眼,实在不爽的,也顶多凑上去踹一脚吐两口唾沫。在这个节日前夕,没有人想跟一条无辜而又浑身腌臜的大黑狗过不去。

夜渐渐深了。最后一个调皮的孩子,也终于被操心的姐姐找到,提着耳朵拎回了家。那条被人踹过后就一直瑟缩在肮脏墙角的大黑狗轻轻抖了抖耳朵,混浊的灰眼睛从厚重的眼皮下翻了出来,警惕的环视着四周。昏暗的街道上一个人影也没有,山谷里安静得像是不久前的喧闹只是一种臆想。它看到这一切,似乎满意地点了点头,又用还算完好的前腿颤颤巍巍地站起,还没定住身子,就被不远处教堂的钟声惊得再次倒在地上。

“当——当——当……”

它趴在地上,在心里默默地数着。当第十二下钟声响起时,它猛地抖了下身子,从地上咻地蹿起。它飞快地绕过教堂,穿过那一排又一排覆雪的墓碑。透过教堂的彩色玻璃,红色金色绿色的光斑打在淡蓝色的雪地上①,也映在它灰色的双眸中,亮得吓人。

它终于在一块墓碑前停住了。

这块墓碑由白色大理石制成,这使得墓碑更容易看得清楚,而且似乎在黑暗中闪闪发亮②。

它扑在几乎与雪混为一体的墓碑上,用舌头拼命舔着碑上的积雪。寒冷的雪刺激着它温热的舌头,晃神间,就粘在了冰凉的大理石墓碑上。它呜呜地叫着,黑色的巨大脚板焦急地刨着身下的积雪,毛茸茸的脑袋用力向后仰着,妄图扯下被严寒禁锢住的舌头。一滴滴亮红色的液体从舌头和墓碑的连接处渗出,融化的晶莹雪水下,几个刻痕很深的字慢慢被血水浸满。

JAMES  POTTER                         LILY  POTTER

BORN 27 MARCH 1960                          BORN 30 JANUARY 1960

DIED 31 OCTOBER 1981                         DIED 31 OCTOBER 1981

The last enemy that shall be destroyed is death.

在与墓碑搏斗多时后,它终于拖着满是血口的舌头,温驯地趴在墓碑前。它用爪子很轻、很轻地扶着墓碑上的名字,似是在抚过自己的爱人。像是蒙尘许久的灰宝石被缓缓擦拭,它混浊的灰眼睛也渐渐变得明亮,一滴滚烫的液体砸进白雪中,染出一片深色的印记。它扬起硕大的头颅,双爪深深地扣进墓碑,悲戚地叫着。倘若这时有人经过,或许会觉得奇异而可怖。因为这声音并不像狗的叫声,反而像一个历经沧桑的中年男子,用粗砺的声音嘶吼着:

“James!James!”

渐渐地,它似乎叫累了。长毛杂乱的脑袋低了下来,顶着墓碑上的字。它蜷曲着身子,似是刚脱离母亲怀抱的婴孩,贪恋地赖在墓碑前的雪地上。它小心地蹭着墓碑,嘴里呜呜地叫着,像是在与恋人低语呢喃,又像是在说着一声又一声的 “Sorry”,以剖出自己内心深处的忏悔。

“当——”

教堂的钟又敲了一下,远处的树林中,几个散发着腐烂气息的黑影正在缓缓靠近。它耸了耸鼻子,触电般地站起,眯着眼望了望越来越近的黑影,还有黑影旁的银光。它又最后一次望向墓碑,巨大的脚板急切地刨着墓碑前的雪地。然后它便化作一道影子,如来时一般悄无声息地隐进了绰绰的夜色中。

银白的月光被乌云淹没,一层层的冰花结在硬冷的墓碑上。黑色的腐烂爪子轻轻掀起斗篷,露出藏在下面的黑洞般的口器。森冷的寒气从口器中不断冒出,又在触及身旁的银光时咻地消散。

“Merlin's beard!Who the hell said Black would be here!”

黑袍人拿着一根细长的木棍,操控着那团看不出形状的银光,驱赶着黑影。他骂骂咧咧着,朝地上恨恨地吐了口唾沫,再抬头时,却怔住了。

他看见一座雪白的大理石墓碑前,躺着一束静静盛开的野蔷薇③。

他一边诧异地想着谁会在万圣节前夜来墓园,一边抬起魔杖,照着墓碑上的字。

他看见了Potter这个姓氏,恍然察觉这是伟大救世主的父母,于是怀着崇敬的心情,在墓碑前又添了一个野菊花编成的花环。

这时 他瞥见墓碑最下方,似乎还刻着几个小字。

他把魔杖凑近,努力地眯着眼,辨认着那几个似乎是野兽抓出来的字。

CONFESSION——SOB④

他疑惑地看着那几个小字,又猛然想起自己的任务。他摇了摇不太清醒的脑袋,踉跄地扶着墓碑站起,最后在墓碑前鞠了一躬,又赶着黑影远去了。

银白的月光从乌云中缓缓渗出,为相融的野蔷薇和野菊花镀上一层浅浅的银光。

夜很深了。

万圣节已经来了。

END.

注:①②引用HP7中对墓地和墓碑的描写。

            ③野蔷薇的花语:请原谅我。此处化用为“忏悔”。

            ④SOB为Sirius Orion Black的缩写。

          


幼稚园日常(桢长桢向/性转)

【谨以此文记录我们一起度过的三年时光】
我的前桌是弱智。——袁桢
我的后桌是施虐狂。——岑氿长
One.
开学第一天。
袁桢很开心自己终于升入了初中。他骄傲地抬起头,蔑视着对面小学的“萝卜头”——在他看来,那些都是幼稚的小屁孩,尽管两个月前他还是小屁孩中的一员。他整了整衣领,又抬手摸了摸特意梳平的头发,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学校。
但袁桢是个路痴。
他不可能找到自己的班级。
袁桢在不大的学校里绕了几圈,在学姐的好心提醒下,终于迷迷糊糊地找到了自己的班级——七年六班。他飞快地往里瞅了一眼——幸好,他不是最迟的一个。他一边尽力忽略讲台上新班主任那惨白粉底也盖不住的黑沉的脸和凌厉的眼神,找了个空位快速坐下。他把书包甩到桌面上,长舒一口气,正准备找旁边的同学搭话,一个声音打断了他——
“报告。”
袁桢向门外看去,一个微胖的男生正站在门口,抿着嘴,微板着脸,一双略微无神的眸子正冷静地看着眼神要杀人的班主任。
“诶,你看!那是岑氿长!”
“是啊是啊,就是那所小学最出名的岑氿长!”
“开学第一天诶!他居然迟到了!你看班主任那眼神……”
同学们的窃窃私语,随风钻进了袁桢的耳朵。
岑氿长。
袁桢想起他的名字了,这名字他可是听过好多回。
毕竟是那所学校的第一学霸,不是么?
但这“第一学霸”,看起来可没传言中那么循规蹈矩啊!
袁桢看着岑氿长一脸冷淡地听着班主任训话,心里默默地想着。
Two.
开学两周后,因为种种原因,袁桢被调到了岑氿长后面。
迄今为止,袁桢对岑氿长的印象仍停留在冷漠淡定但学霸(似乎还爱迟到)的胖子上面。
一节课后,袁桢觉得自己的世界观被重组了。
【哇!原来学霸也是看小说的嘛!】
【哇!他也看哈利•波特诶!太好啦有人陪我聊天啦!】
【哇!原来学霸也是爱上课说小话的嘛!】
【哇!原来……】
袁桢的眼前仿佛有一个无形的弹幕,疯狂叫嚣着自己对于岑氿长这一生物的最新发现。于是乎,本来八杆子打不到一起的两人,成为了朋友。
两周后,岑氿长被调走了。
班主任没有说原因,但袁桢看着班主任那几乎实体化的利刃般的眼神,后背无端爬起一股凉意。
【看来,上课说小话还是被发现了啊……】
Three.
八年级。平平淡淡的八年级。八年六班的同学们迎来了新的老师,也送走了可亲可敬的叶总。
八年级,似乎什么也没发生。只是岑氿长又收获了七八个绰号而已。
对,而已。
毕竟脑中缺根筋的袁桢和看似冷漠实则逗比的黎河,都有着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而且,绰号只是对他的爱称不是吗?
虽然当事人好像不是很高兴。
Four.
顺顺利利地度过了两年,终于迎来了苦难的最后一年。但对于袁桢等人来说,九年级无疑是他们最期待的——毕竟他们班主任说了,九年级到了,大家要按照成绩排名的顺序选座位的。对于成绩总上红榜的他们,能优先选座位可不是什么难事。而这意味着,他们终于可以坐到一起了。
袁桢和岑氿长再一次成为了前后桌,但他们友谊的小船却没有像想象中那般越来越坚固,反倒隐隐有打翻的趋势。
一切都开始于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
在袁桢手贱打了一下岑氿长的屁股以后,一切都开始变得不对头了。
从那天起,岑氿长总会莫名其妙地“受伤”——化学课上,正昏昏欲睡的他,被后桌重重一拍,吓得抖了一下。而始作俑者非但没有道歉,还夸张地嘲笑着他的条件反射行为;数学课上,正沉迷于平几世界的他,再次受到来自后桌的重击,他又被吓得抖了抖身子。等他愤怒地转过身,后桌却无辜地眨眨眼,冠冕堂皇地说要测试一下他的条件反射能力;体育课上,正抿着嘴跑步的他,被后面的人用力拍了下屁股……
一般情况下,岑氿长都是一个“好好先生”。但俗话说,“事不过三”,像袁桢这种恶劣的、反复的行为,是应该被谴责、被唾骂的。于是——
“施虐狂。”在又一次被袁桢大力拍背后,岑氿长板着脸,冷漠地说着,回拍了一下袁桢的肩膀。
袁桢愣了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想到日常生活中岑氿长醉奶一般的弱智行为,他用力地哼了一声,说:“你个弱智还好意思说我!”
“施虐狂。”
“弱智!”
“施虐狂。”
“弱智!”
“施……”
“喂,你们够了!”默默观战的黎河终于打算劝和,虽然他表示,这种幼稚园日常平均一节课上演一次,他已经习惯了。
“哼!我宣布单方面和你绝交!”袁桢叉着腰,仰着头故作生气地说。
“不!我告诉你是双方面!”岑氿长富有感情地说着,又用力拍了一下袁桢的肩膀。袁桢猝不及防,只感到肩膀一痛,低头看去,只看到了岑氿长愈发雄厚宽广的背。
【呵!男人!】
袁桢在心里默默抱紧受伤的自己,又夸张地扬起快咧到脑后的笑脸。
“啊,朗苏荇,我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和岑氿长绝交啦!双方面的!”袁桢转过身,对朗苏荇说道。朗苏荇默默地看了两个戏精一眼,假装开心地说:“哇!是吗!那太棒啦!我太开心啦!”
袁桢看着朗苏荇脸上夸张的笑容,静了静,淡定地转过身,对岑氿长说:“我决定,还是不要让朗苏荇那么开心。所以……”
“是的,我也这么觉得。”岑氿长推了推厚重的黑框眼镜,与袁桢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
真是幼稚啊。
自以为成熟的黎河和朗苏荇无奈地相视苦笑。
Five.
又是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无聊的袁桢突发奇想,要和岑氿长组西皮。
岑氿长一脸惊恐地看着他:“兄弟我跟你说我是直的,你再喜欢我我都不会喜欢你的!”
“闭嘴弱智!我也是直的好不好!只是无聊想凑一下我们的西皮名而已!”袁桢大力地拍了拍岑氿长的背,鄙视地说。
两位幼稚园小朋友开始思考起西皮名。
“不如就叫桢长好啦!桢长,真长,多有寓意!”袁桢兴奋地提议。岑氿长大声否决:“要叫也是叫长桢!长桢,长征,也很有寓意啊!”“不不不还是桢长好。”“长桢好。”“桢长好。”“长桢好。”“桢长……”
于是,在黎河终于听不下去时,袁桢又想到了一个办法:“不如,叫桢长桢?”“好建议!就叫长桢长!”“不,是桢长桢。”“这个你也要争?长桢长多好!”“不,桢长桢好。”“长桢长好。”“桢长桢……”
眼看又要陷入“为所欲为”一般的死循环,袁桢终于再次有了新办法:“不如,我们cei丁壳,三局两胜制,谁赢了谁的名字在前面?”“好!黎河你来当裁判!”
“cei丁壳!”
“艹!岑氿长你怎么也出布你是不是学我!”
“鬼学你我还说你学我呢!再来!”
“cei丁壳!”
“靠你怎么又跟我一样是剪刀啊岑氿长!再来!”
“cei丁壳!”
“袁桢你怎么也是石头!你是不是学我!”
“我学你当弱智?怎么可能!再来!”
“cei丁壳!”
……
在经历了多次平局后,裁判黎河几乎想辞职不干。终于——
“耶!我赢了两盘啦!”袁桢欣喜若狂地说,无视着岑氿长要杀人的目光,提笔在纸上写下“桢长桢”三个字。
黎河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没有灵魂没有心地送上了自己的“祝福”。
目睹了这一切的朗苏荇表示:好兄弟都背着我组西皮了,我该怎么办?急!在线等!
(那只能“汪汪汪”了呀。)
Final.
今天的幼稚园依然很吵闹。
今天的桢长桢依然很幼稚。
                                                                                                                                                                                                                                                                                             The end.